PSP游戏《下天之华》汉化之后的游戏攻略,原来这款乙女向游戏是这么玩的!

 

下天之华是 2013 年 3 月 28 日由光荣在PSP上推出的乙女游戏,游戏背景在日本战国时代,女主角是居住在伊贺之里的女忍者-萤,某天前往安土城,忍者与战国武将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玩有历史背景的游戏最好都得将脑中既有的印象全数抹除(不管是游戏或是史实上的都不要记得比较好)

 

先来个可食用角色介绍:

 

织田信长:CV.松风雅也

 

森 兰丸:CV.岛崎信长

 

明智光秀:CV.野岛健儿

 

羽柴秀吉:CV.森久保祥太郎

 

德川家康:CV.小野贤章

 

织田信行:CV.冈田宽志

 

百地尚光:CV.桧山修之

 

织田信长(CV.松风雅也)

 

「人间五十年,与天下比之,直如梦与幻﹔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

 

自称为第六天魔王,这家伙的句子大家应该不陌生。

 

印象中这是光荣第一次做的全语音乙女游戏(当然女主角依旧没配音就是),这游戏故事实际上不长,我边玩还边在噗浪上跟友人聊天,攻略完一个男人大约不到五小时。

 

女主角萤为伊贺的忍者,接受了明智光秀的委托进入安土城做为间谍。

 

伊贺忍者没有上下君臣观念,只要交易条件谈妥,任何人都可以是雇主,而一旦交易成立,他们便会尽全力完成工作,不会因贪生怕死而中途背叛雇主。

 

题外话,关西方便称伊贺、甲贺集团为忍者﹔关东方面则惯称乱波,像风魔小太郎即是乱波集团头目。(*注1)

 

萤以桔梗姬之名进入安土城(桔梗是明智光秀军旗图案),初遇信长时,信长称她是迷路的蝴蝶,将她直接拉到身边。

 

这行为把森兰丸给吓的够呛,指称信长这样的行为跟羽柴秀吉(即丰臣秀吉)没啥两样的吗?

 

然后请让我遗忘真实的年代故事,织田信长出生于1534年,1549年迎娶了齐藤道三之女-浓姬为妻,聊天时提到他佩于腰上的刀是在桶狭间之战取得(此战发生在1560年),至此还能算信长姑且还是二十多岁,但最终话的本能寺之变是1582年,女主角出现时间带也不过数月,哪个乙女游戏男主角会用这年龄出现啦?

 

说实在的,萤在游戏中的忍者变化……。

 

总觉得看到了美少女战士。

总觉得看到了美少女战士。

 

平时修练取得的花可以加好感,但这其实有些多余,多去聊天或用诱惑就可以。

 

信长曾经问过萤的梦想是什么?不过当时的萤哑口无言完全答不上来,以忍者来说,萤太过单纯,也只是因为父母双亡之后就被带去拜师学艺,也不曾有过什么痛苦黑暗的过去。

 

不管是什么年代的人都爱聊八卦是非,女房们也经常议论著明智家的桔梗姬经常出入信长私室,他也会屏退左右和萤独处,即使在大街上也毫不避嫌的直接把她扛到肩上。

 

信长向来不拘泥身份,年少时更因为怪异的行为被称为尾张的大傻瓜,喜欢南蛮的物品,所以偶尔也会喂食桔梗姬(萤)吃南蛮的点心,对西洋物品也颇有研究,外国传教士给的地球仪、地图跟钟表他也都很喜欢,也只有他相信地球是圆的这一则说法,更曾经指着房内的地球仪跟桔梗说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及区域。

 

只不过信长兄,你老做这种事才会被人说你跟桔梗姬有一腿啦!

 

某回遇上刺客,萤还在考虑要不要变身回女忍者保护信长,刚好是兰丸出现才没有曝露身份,只不过……信长本身就是武将应该是不用妳保护,然后就是……萤小姐,妳只是「打扮成」公主的样子,这样妳就把身为忍者的武技忘光了吗?

 

跟人泡茶时,茶室被丢了一条毒蛇进来,妳不会用刀干掉牠就好,为什么要变身成青蛙?有些变身我实在觉得挺莫名其妙,变成女房跟男人嘛,潜入某些地方需要易容这点我能理解,但是其他变成小鸟、青蛙跟地藏像整个……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特别是有回变成青蛙躲在明智光秀的衣服内到底是……。

 

渐渐爱上信长,而在此时明智光秀给她一个新任务-暗杀织田信长,她纠结了一整章的时间。

 

萤最后还是照着忍者契约去干掉织田信长。

 

信长拉着桔梗去散步,叫兰丸不用跟上来以免之后画面太过刺激他会承受不住,唉,妳此时还做着公主的装扮就能从身上抽出忍者的武器,那之前到底……,信长却是拉着她的刀往自己身上捅,看到信长满身是血,萤慌乱了,但也照着信长的命令逃走。

 

实际上这是明智光秀与信长联合演的一场戏,目的是要抓出真正想暗杀他的凶手,他早在前一晚就知道桔梗的身份是忍者,只不过演戏要演全套,要欺敌也得先欺骗自己人。

 

之后信长向大家宣布桔梗姬就是他要迎娶的公主,反对的人就跟意图谋反之人同罪,要萤不要再意身份,那些一点都不重要,他要的只有她。

 

他到底有多少女人,初步算一算就是:

 

正室:浓姬(养华院)

 

侧室:生驹吉乃、阿锅之方(兴云院)、原田直子、阪氏(织田信孝之母)、土方氏、慈德院殿(织田信忠的乳母)

 

再来就是本能寺之变(史实上他都已经四十九岁了),信长被火围攻,他先逼走了兰丸,而冲入本能寺的桔梗依旧坚持要和信长死生与共。

 

抹脸……,信长兄,你可以告诉我吗?兰丸都能闪人了,你是留在那里干嘛?又没有一个来找你为浅井长政报仇的妹妹挡你路。(这是别棚的)

 

在火中笑着跟萤讨着带去地狱的伴手礼,问着萤的梦想是什么?萤这回可以回答信长了,她跟信长做着一样的梦,信长说着还会有后人为他编织他的梦、实现他的梦。

 

萤决定使出用完可能会死的忍者秘术……变身成凤凰救他出了本能寺。

 

信长斩杀了放火烧掉本能寺的家伙,那个说用完会死的秘术当然只是个设定,被信长精神喊话个几句就又是活跳跳的一个人了。

 

明智光秀(CV.野岛健儿)

 

其实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还是战国BASARA的那一个明智光秀,但这位明智光秀我觉得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当萤潜入先发制人,他还能优雅的拿刀反制。

 

女忍者大致上也有受过一些以美色诱敌的训练,只不过尚嫰的萤小姐依旧纯情的说被教导过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碰她的唇。

 

嗯,战国时代就有玫瑰花了吗?看着她的发饰我只有这个问题想问。

 

这位光秀要萤假扮成自己的妹妹去跟其他人打好关系担任细作,太常找光秀会被他骂是不是太闲?

 

问太多话就会被这样塞点心。

 

你的眉眼显示你非常乐在其中。

你的眉眼显示你非常乐在其中。

 

塞人家馒头的是你,你是脸红个什么鬼?真的要被喂食的话,被喂南蛮点心好像还好一点,这种塞法会出人命的。

 

这位羽柴秀吉先生,有人会在人家的哥哥面前露骨的讲人家妹妹吗?(即使她不是真的妹妹)

 

信长线说过萤的变身中有些莫名其妙的变身,其中一个就是地藏,他发现路边的地藏是萤变的,就直接过去调戏她。

 

一边抚摸地藏一边把羽柴秀吉的话再说了一遍,顺便再赞美这地藏真的好可爱。

 

我说我要在路边看到这种人,应该会拉着小孩走然后一边交代小孩那个叔叔怪怪的,不要看他。

 

萤某回听到年轻武者说光秀坏话,她极力替光秀反驳,最后发现话不投机想要走人,年轻武者怕她去告状,就朝她泼了水。

 

这桶水最后是落在出来帮忙挡的男人头上。

 

被水泼到之后的定番就是生病,只是这男人即使抱病也可以勇退刺客。

 

生病时闹别扭,怎样也不肯吃药,萤只好使出擦身体退烧这一招,演变成了这样。

 

这一幕刚好被女房目击,被认为是感情超好的兄妹,到底哪对兄妹会这样抱一起的?

 

认真说他对萤还不错,虽然只是假扮妹妹,他提供给她的东西全都是武家公主该有的等级,自己贴身的怀刀也送给她(武家公主必备)

 

这姿势可不是什么缠绵加上心跳破一百的画面,光秀只是在交代萤他要交给她的秘密任务-暗杀织田信长。

 

这出来挡刀的光秀怎有种受君感。

 

真正要刺杀信长的是萤的师傅,萤被捕入狱,后面我看的有点蒙,她还能轻易化长小鸟离开监牢跟信长报信,护主的兰丸等人居然还会相信她。

 

结局跳的太快,任务结束后的萤原本要离开,被光秀给留了下来。

 

后日谈她似乎还依旧是忍者,继续帮光秀收集情报,任务归来又被拉着不肯让她离去。

 

突然有种这男人根本没真心爱她的感觉。

 

羽柴秀吉(CV.森久保祥太郎)

 

对于羽柴秀吉(即丰臣秀吉),我对他的印象是绝对要更加遗忘历史上的他。

 

满口甜言蜜语,但大概是人设的错,整个让我想给他两拳。

 

历史上的秀吉在1561年娶了浅野长政的养女宁宁为妻,而他对信长的妹妹-战国第一美女市姬也很有兴趣,但市姬很讨厌他。最后秀吉是娶了跟市姬长得很像的长女淀姬(茶茶)为侧室。

 

回归游戏中的秀吉,他是个颇有趣的角色,对女性非常热情,对于明智家要来的公主-桔梗姬抱持着相当大的兴趣。

 

有人会在第一次见到女性的时候这样冲过去用额头碰她的额头?真亏萤没有反射性的揍他。

 

拐桔梗去参加酒宴,到了现场发现连森兰丸都被骗去了,你这人到底是……要人家去你身边坐还手来脚来的,被挥开依旧很爽。

 

光秀前来接妹妹回家,女房的注意力全被俊美的光秀吸引去,另一边的秀吉还是当着人家哥哥的面硬塞情书给桔梗。

 

即使光秀问他有人会当着兄长的面前硬塞情书的吗?

 

秀吉爽朗的笑着要桔梗快点离开这种不知情趣的哥哥,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嫁到他们家去。

 

光秀回应:「我是要妳可与武将亲近,但妳要是喜欢上这种人,哥哥可是会哭的。」

 

秀吉该说是不愧是秀吉?虽然长这德性?但扮猪吃老虎机率挺高,一下子就发现了桔梗姬是忍者,还笑着跟她打招呼。

 

问他到底怎认出来的?他自称大概是太喜欢女人了,而实际上被发现的原因是萤身上沾到他写给桔梗姬情书上的香料,他只问了萤的目的是不是要对信长不利?他也没打算抓着萤去见信长,做为忍者,她当然没那么容易相信他。

 

萤:「你有什么企图?」

 

秀吉:「没有企图,我可是很温柔的人。」

 

萤:「还是你想利用我?」

 

答案当然是都没有,只是之后没事会在城里遇见这个阴魂不散的,每当萤想转身当没看见。

 

秀吉:「信长大人……我有事要禀报。」

 

萤:「你是在威胁我吗?」

 

秀吉:「不喊妳就打算逃走了不是吗?」

 

这男人不大爱工作,常装病跷头,某回萤给他送了治腹痛的药过去,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家老妈送的,结果发现是萤,隔天遇到萤还很兴奋开心的要找萤去琵琶湖约会,秀吉的小姓石田佐吉出现。

 

石田佐吉:「公主殿下,不好意思,秀吉大人我抓回去了。」

 

秀吉嚷嚷着:「妳不救我吗?」

 

石田佐吉:「谢谢公主殿下的协助,秀吉大人已经累积了二十多件工作未完成了。」

 

秀吉:「二……二十多件!」

 

石田佐吉:「谁叫秀吉大人每次都逃走。」

 

秀吉:「等……等一下,我今天约了桔梗姬去游湖啊!」

 

石田佐吉:「公主殿下这是真的吗?」

 

萤:「工作要努力啊!」

 

好不容易有人能把秀吉拉走,当然要不客气的推过去。

 

当然最后还是逃不过,被秀吉带着去游湖,你这男人,人家跟你没熟到可以躺在一起看星星好吗?

 

我真的很想叫他除一下腋毛。

 

看到羽柴秀吉像是睡死,然后自己又跑不了。

 

萤:「我要搔你痒啰!」

 

秀吉:「欢迎,我也欢迎妳在我晚上睡觉时来偷袭,我会被棉被里等妳的。」

 

隔天见面。

 

秀吉:「妳什么时候要来偷袭我?今天晚上吗?」

 

萤:「今晚没空。」

 

秀吉:「那明天?」

 

萤:「明天有事。」

 

秀吉:「要工作吗?被奴役一整周?我嫉妒光秀。」

 

秀吉对忍者工作内容好奇,当然不管他怎问萤也不可能回答他,他便改嚷嚷着要萤早些去夜袭他。

 

从秀吉口中可以得知他出身低贱,他跟随信长是因为相信织田信长可以实现他天下太平的梦想,这样平凡的心愿渐渐吸引了萤,即便穿着平民衣服被武士嘲笑,他也丝毫不在意。

 

之后萤依旧接到暗杀信长密令,当秀吉再次问她是否要对信长不利?萤沉默了,他便知道萤的任务是什么。

 

她不愿意杀信长,但忍者接下的任务又不能不从,暗杀信长时对上秀吉。

 

不知道为何秀吉砍她的力道减轻,反倒是她杀伤了秀吉,秀吉要她快点离开,这里同前两条线一样是一场引出真正谋反者的戏码,对于自己伤到秀吉,萤因为担心在夜晚潜入了秀吉房间。

 

秀吉:「妳终于来夜袭我啦?」

 

养伤中的男人很开心,但我个人是还蛮想在他伤口腌上盐的。

 

对于自己伤到秀吉,萤难过的大哭,秀吉抱着她安慰她,隔天早上秀吉的小姓来喊秀吉起床,情急之下的萤不是想着要躲起来,而是变成桔梗的样子,最后就是一付……被撞破奸情的样子。(完全是秀吉本人自己去误导目击者)

 

因为担心秀吉带伤返回属地,萤跟着去了,途中听闻了信长被围困本能寺,两人赶回去营救信长。

 

在秀吉的伤痊愈之后,萤原本打算回伊贺去,秀吉跟萤求婚,跟着秀吉到处跑,途中收到信长的信跟萤说要是秀吉外遇,他会站在萤这边帮她的。

 

秀吉看完信非常火大,说着他的妻子这么甜美可爱……(下略赞美词),他怎么可能还搞外遇,这封信他一定要去跟信长抗议不可。

 

德川家康(CV.小野贤章)

 

看到女人一秒瞬晕,这人大概是我乙女历史上第一人。

 

被交付了探查关于德川家康的事情,由信长带入家康家,谁知道家康见到桔梗姬的第一眼竟是……直、接、昏、倒。

 

整个让我觉得阿谋你系夸丢鬼喔?还是你把人家当成熊了,看到要装死?

 

醒来之后拼命道歉,毕竟看到女人就昏倒,对方还是明智家的公主,这反应太失礼。(但你家也有女房,你怎看到不会晕?)

 

被交代了看能不能改善一下家康怕女人这毛病,因为家康看到女人会昏倒,萤变成小鸟潜入家康邸。

 

你对只小鸟用敬语干嘛?不过喂只鸟你到底又脸红什么?

 

大概觉得会对着小鸟微笑还说敬语的男人很可爱,萤就这样被按到了心动键。

 

讨厌鹰狩活动,与萤一起上山采药去,由于萤不怕脏不怕累才让家康没把她当女人看待,看到萤手受伤,急切的拉着她的手查看伤势。

 

被萤提醒:「你握着我的手不要紧吗?」

 

瞬间发觉自己紧握着女性的手。

 

还好他没再上演一次昏倒记,不然我怕我会想一脚把他踹到山脚下去。

 

外在看着不像主君又一付柔弱样子甚至不敢直视女性,有的武者鄙视着这样的家康,听见桔梗姬为他舌战群雄,家康的纯情少年心也被打动了。

 

实际上家康武艺很好,却不爱展现,讨厌鹰狩、会为受伤的小鸟疗伤,只想制作救人的药,害人的药他不想去碰。

 

从家康口中可以知道家康从小就是人质,美少年长大之后就被觊觎他青春肉体的花痴看上,想要霸后硬上弓,家康推开了他,却害她受伤,花痴女却到处放谣言,是因为家康逼奸不成,她才会受伤,家康没有辩驳,他认为是因为他确实是害女性不小心受伤了,也因此他怕死女人了。

 

遇上桔梗姬他才慢慢改变,萤之后自然又是接到光秀要她暗杀信长的命令,她开始闷闷不乐,就是家康教她下棋她也笑不出来。

 

换做是我也不想听你讲棋盘上有几条线,白子几颗黑子几颗好吗?(就是要坐我旁边能不能换成佐为?)

 

这回不是用刀而是用毒,看着家康在担心光秀伪称桔梗姬身体不适才没有出席,他想着要熬汤药给桔梗姬送药去,在信长喝下前,她阻止了信长。

 

不想骗家康,她恢复忍者装束去跟家康坦诚一切,家康受到打击,以为她接近自己全都是因为忍者任务。

 

离开之前又想见家康最后一面,萤变成小鸟得到了信长被困本能寺情报,赶往本能寺救人,两人连手退敌,由于萤的脚受伤,是由家康抱着她御敌。

 

家康啊,你从头到尾就这张图最MAN了。

 

抓到叛军之后家康问着萤是因为任务才到本能寺吗?萤回答前往本能寺是她自己的决定,然后上演一段妳不要走戏码。

 

家康最后决定剪掉遮着眼睛的浏海(主要拿来挡着视线,他这样就可以不用看女人看的太清楚)

 

那个萤妳要剪怎不顺便连他袖口蕾丝一起剪?我看那圈蕾丝不顺眼挺久了。

 

森兰丸(CV.岛崎信长)

 

对他的印象最多还是来自战国BASARA,完全是个忠犬型。

 

做为明智家的公主-桔梗姬,信长便派了自己的小姓森兰丸去招待她,森兰丸给桔梗姬介绍安土城,整个非常随便,直接就是「这是花园」、「这里是厕所」……以上结束。

 

萤其中一个变身技能就是-变成男人,唯一用到的地方是跟森兰丸对打(兰丸本人相当欣赏男人时的萤之武艺)

 

某回跟萤一起出门遇上恶犬,嗯……虽然说是要展现一下英雄气概搞个公主抱,但那所谓恶犬……只有一只,孩子!你的武艺打不过一只狗吗?

 

与萤逛市集,即使被老板娘推销一堆东西,他也觉得没有一个配的上公主殿下,最后终于挑了一支他觉得很美还能当防身武器的发簪。(老实说萤的公主造型发型实在很……她变成女房时的发型还好看点。)

 

收到礼物便要礼尚往来一下,出门挑选礼物的萤遇上缠人的羽柴秀吉稍聊了一下,纯情少年郎兰丸就误以为桔梗姬是不管谁约都会出门,不是只对自己特别,就闹起别扭来。

 

带着礼物去解释,化解了少年兰丸的烦恼。

 

收到暗杀信长的任务,桔梗开始苦恼,而在信长方却又接到了明智光秀可能有有谋反之意,派了兰丸去探桔梗口风,认为桔梗不会欺骗他,但看着郁郁寡欢的桔梗,兰丸带她去散步,发誓自己会成为信长也认可的武将,希望桔梗可以多依赖他一些,不要把苦全往自己肚里吞。

 

预定下手的那一天,萤终究下不了手,期间与兰丸对打,兰丸拾到了他送给桔梗的发簪才发现方才暗杀信长的就是桔梗姬。

 

他无法相信桔梗就是暗杀信长的人,偏偏她手臂上的伤就是方才与他对打时他砍伤的,带着桔梗去见信长,信长命令兰丸杀死这个意图刺杀他的忍者,兰丸完全无法下手。

 

与信长据理力争,若是为了保护她,他会背叛信长!况且桔梗姬根本下不了手杀信长,她也只是个无法违背主君命令的无辜者。

 

做为交换就是坦白自己的过去与协助抓真正的谋反者,光秀解除了萤的任务要她回伊贺去,一直到本能寺之变,虽说感觉像是要营造一个悲壮感,但我基本无感。

 

只不过安土城到底是冷还是热?兰丸裹圈毛、秀吉穿无袖,我真的看不懂。

 

织田信行(CV.冈本宽志)

 

我对这位声优不熟,但这位……实在颇中二的。

 

他是信长的弟弟,性格与信长完全相反,对于萤化身成女房与光秀说话却被其他女房找麻烦时,信行会出面替这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女房解危。

 

萤第一次看到男人哭就是看到他哭!

 

完全是个温柔男人,在带萤看完萤火虫之后,因为风大,担心桔梗姬的头发与衣服被吹乱,信行会要萤躲在自己身后,替她挡下迎面而来的风。

 

在萤的心里,信行就成为温柔体贴的好男人了!但一个游戏总会有个反派的存在,这个看似温柔的男人就是本故事中那个火烧本能寺的幕后真凶。

 

萤不相信这个会替她挡风、替陌生小女孩埋葬宠物狗的男人会这么坏,认为这绝对不是信行的本意。

 

问了一次又一次:你是认真的想杀死信长吗?

 

知道萤是忍者,信行也不想再装了,萤依旧不想相信信行是真心想杀掉自己的哥哥。

 

从师匠百地尚光口中得知他们兄弟失和是从他们父亲过世时开始,萤一心想解决这件事前往找信行,被信行身边的忍者抓住,原本是要被灭口,因着信行阻止,她只被捆绑起来,变成青蛙绳子就松了,就能赶往本能寺。

 

之所以说他中二,其实说穿了就是嫉妒,明明就是兄弟,但大家眼中只看到织田信长,哥哥的一切都比他优秀,即使原本是他门下的人最后也会向哥哥投诚,所以只要信长死了,天下布武的心愿由他来完成,天下人就会看到他织田信行。

 

信长最终依旧无法杀了亲兄弟,放走信行,对外称织田信行已亡故,信行便随着萤天下逍遥去。

 

那个什么他心中吹起的怨恨狂风,现在已经被萤的温柔转化为徐徐微风发言,我只能……。

 

百地尚光(CV.桧山修之)

 

这是个非预期中的源氏X年计划实现的故事。

 

为信行方的忍者,初次与萤对上,因为认出了萤,最后没对萤下手,而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萤,因为对手的招式让她熟悉,她开始怀疑这个与她对打的忍者是熟识之人。

 

萤的心中一直忘不了一个人,那个在她父母双亡之后将她带到伊贺且一手训练她的师匠-百地尚光。

 

她的师傅在六年前进行一个秘密任务后失踪,她也一直在寻找师匠的下落,她始终记得师傅将她背在背上带她飞越丛林带她游玩。

 

虽然经常骂她笨,但对她非常好。

 

师傅当年离开时,她的变身术还一直使的不太好,萤在这个男人面前使用各种忍者变身术,我觉得我头都痛了,萤小姐妳只是「觉得像」就在敌人面前掀自己的底?

 

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无奈,男人终于取下面具,确认真的就是她的师傅,萤小姐直接扑抱过去。

 

当然就被百地尚光骂哪有人会扑进敌方忍者怀里?这是在诱惑他还是怎样?

 

教训起不肖弟子。

教训起不肖弟子。

 

跟萤说道他为何跟着织田信行的原因,他们忍者就是一旦订下契约就会誓死达成的一族。

 

萤每回都是下不了手执行任务,对百地尚光来说这种弟子做为忍者肯定是失格的吧!

 

忍者不该有这种无谓的情感,虽然总还是骂萤笨,真要他动手杀萤,他自己也下不了手。

 

因着信行被囚,百地尚光前往营救,依着师徒情谊,他最终还是告诉她信行的打算,让她前往本能寺,如果她觉得她认同的织田信长的理念,那么她就去坚持她的信念。

 

至于他会在契约结束前守护着信行。

 

三言两语结束了阴谋,尚光离开信行,而萤则是继续留在信长处做忍者,对于曾经效命于信行的忍者,信长也是非常感兴趣,即使这个人曾经想杀他,他也还是想网罗有能力的人到自己麾下。

 

看到萤闷闷不乐,信长给了她一个命令-要她自己去抓自己想要的东西回来,本作的萤小姐几乎都是告白的那一方,她跟师匠告白被婉拒,理由是因为她从小被他养大,误把感激之情当成爱情,因为他照顾她,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喜欢他。

 

但是追男人就是要像鳖一样咬着不放,缠久了就是你的,尚光兄,这具青春的肉体是你一手养大的,你还是笑纳吧!

 

尚光对打扫很苦手,会因为这个被萤骂,尚光会见笑转生气,回她他的年纪比她大,她怎么可以这样凶他?

 

嘛,老夫最后还是拼不过嫩妻的,你还是认了呗!

 

 

 

注1:伊贺忍者信息引用自远流出版社茂吕美耶着战国日本

ACG综合区

每月一款经典好玩的游戏推荐:《最终幻想8重制版》超详细图文攻略!

2020-3-2 14:25:45

ACG综合区

经典游戏博德之门3什么时候出?博德之门3这次的类型将会是回合制!

2020-3-2 14:48: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